阿拉里奥新展开幕 看老炮们如何以中式表现“抽象”
2017-09-15 Period hiart
http://hiart.cn/news/detail/867hwun.html?from=groupmessage&isappinstalled=0    
9月8日下午4时,由李旭策划的“涂绘与书写:抽象艺术的中式表达”在阿拉里奥画廊开幕——
这也是阿拉里奥画廊迁址至西岸空间后的第二次展览,展出了陈光武、黄渊青、马可鲁、
祁海平、谭平、余友涵六位“老炮”艺术家们的作品。


“涂绘与书写:抽象艺术的中式表达”展览现场

李旭表示:“我几乎不为年轻抽象艺术家写文章,我观察一个抽象艺术家至少五年……在我看来抽象比具象还要难画,
一个抽象艺术家至少要到中年以后才能画明白抽象的内涵……”


祁海平 《空间书写》 400×50cm×12 布面丙烯 2016


祁海平 《雨过天青15》 200×150cm 布面丙烯 2015

提起抽象绘画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德国表现主义,这一形式的艺术在中国艺术圈很多人看来是“舶来品”,
正如李旭表示“中国传统的艺术风格中是没有抽象艺术的,只有抽象审美。文人画诞生以来,产生了一种‘似与不似’的追求。”


黄渊青《无题2017-1》、《无题2014-2017》


谭平 《无题》 300×400cm 布面丙烯 2017

在东亚,日本的“物派”、韩国的“单色派”就分别淡定了两国抽象艺术的趣味和基调。在中国关于抽象艺术的发展,
一直存在“国际化”与“本土化”两种主要潜流,也存在着与之相关的探讨。这就自然而然产生了建立“中式抽象”体系的必要性。
所谓中式抽象,并不是民族文化符号的简单转化和表面堆砌,也不是东方玄学故作高深的卖弄,更不是异国情调式美感的炒
作与炫耀。在李旭看来,中国的抽象是建立在道家哲学和书法美学之上的,这次参展的6位艺术家,年龄横跨40、50、60后,
他们的创作都是书写式的抽象,也是最能体现“中式抽象”的。


马可鲁《Ada NO.L-2》、《Ada NO.L-1》


余友涵 《20170605》 206×162cm 布面丙烯 2017


陈光武《(益帚)叔山父簋》(阴·阳)、《(王铎)<临谢安帖>》(阴·阳)


​作品细节

展览将持续至10月22日。据悉阿拉里奥画廊也有意向在今后展出韩国抽象艺术家的作品。